香菇小说 > 其它小说 > 被盯上的年轻漂亮ol母亲 > 被盯母上的年轻漂亮OL母亲(同人续写2、脏话)
    作者:同人誌

    字数:3385

    2018/06/23

    跟之前的和颜悦色明显不同的是,悦涵现在的脸色变得相当差。

    她拉着儿子的手,看了一眼那个被儿子打得鼻青脸肿的胖小子,然后才开口

    对顾大朋和他的胖老婆说道:「两位家长,事情的经过我和吴老师已经了解清楚

    了。我孩子动手打人确实不对,但是,也希望你们平时能注意一下对自己孩子的

    管教……」

    悦涵话还没说完,胖女人又一次「噌」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怎么说话的

    你?你说谁家孩子欠管教?」她用又粗又短的手指指着悦涵身边的孟祥龙:「你

    搞清楚了,是你们家野孩子手贱打的人!这小王八羔子才应该好好管教管教!」

    「这位妈妈,当着孩子的面,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性情向来温柔的

    悦涵也不禁眉头紧蹙,看得出来她正在用最大的耐心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言行怎么了?啊?我言行怎么了?」胖女人的调门越来越高:「你儿子

    打了人,你一不赔礼二不道歉,反倒跑来说我儿子欠管教?你什么态度啊你?!」

    悦涵继续耐心的说道:「我已经向你们道过歉了,孩子的医药费我也可以负

    责。但今天这件事情确实事出有因,如果不是你的孩子先……先讲的脏话,龙龙

    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动手打他。」

    「哎呦哟,还想倒打一耙啊你们?我可告诉你,别跟我来这套!我们家小虎

    什么样我还不清楚?我怎么就从来都没听他说过一句脏话?」胖女人一扭头,机

    关枪的火力又转向了自己的老公:「哎,你别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儿装哑巴!

    你儿子让人打成这样,你倒是放个响屁出来啊!」

    顾大朋连忙把目光从悦涵那双包裹着丝袜的腿上挪开,咳嗽了两下,抬起头

    说道:「那个,王……王女士,你说我家小虎说脏话,他到底说了啥了?」

    悦涵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脸色通红,默不作声。

    胖女人得意洋洋的嘲讽道:「看看,自己都没词儿了吧。哼,打了人不说,

    还想诬陷我儿子,真是不要脸!」

    「谁诬陷他了?明明就是他先骂人的!」站在悦涵身边的孟祥龙忍不住大声

    嚷了起来:「他骂我妈!他骂我妈是骚货!……」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连那两个一直在批改作业的实习教师也转过头来看

    向这边。悦涵的脸色越发通红,伸手拽了拽儿子的胳膊。

    胖女人心里头不住的幸灾乐祸,嘴上仍继续胡搅蛮缠:「你们少跟这儿血口

    喷人!我们家小虎才多大,十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也就只有你

    们家这个欠管教的野孩子才能说得出口!」

    孟祥龙的脸蛋气得鼓鼓的,伸手指着顾小虎继续嚷道:「就是他说的!明明

    就是他说的!班上好多同学都听见了!」

    班主任吴萍也忍不住插话道:「顾小虎的家长,刚才我们也从几个同学那里

    了解了一下情况,的确是顾小虎骂人在先,而且还骂得非常难听……」

    孟祥龙见吴老师也站在自己这边,更加觉得理直气壮,不顾妈妈的一再阻拦,

    上前两步冲着顾小虎质问:「看见没有?就是你说的!你还敢不承认?」

    「哎哎哎,干什么你?!」胖女人肉塔一般的身躯挡在了自己儿子跟前,对

    孟祥龙骂道:「小王八羔子,还想打人是不是?!」

    「是我说的又怎么了?」有凶悍的胖妈顶在前面,顾小虎也不甘示弱的冲着

    孟祥龙回击:「我爸说了,大冬天还穿着裙子丝袜出来的女人都是欠操的骚货。」

    他伸手一指悦涵:「你妈每次来送你上学都穿成这样,你敢说不是?!」

    教研室里的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顾大朋正在点烟的双手猛一哆嗦,手中的

    打火机掉在了地上,他赶紧一弯腰捡了起来。

    「龙龙!」眼看着儿子又攥紧了小拳头,悦涵低声叫了一声,把他拉回到自

    己身边。

    班主任吴萍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年轻的女实习教师也一脸嫌恶的瞅着顾大

    朋。另一个男实习教师则转过头来,眼光在悦涵身上来回打量着。

    「臭小子,别他妈胡说八道!」顾大朋欲盖弥彰的对儿子呵斥道。

    胖女人瞪了老公一眼,低头沉声问儿子:「你爸啥时候说的这话?」

    「昨天跟张伯伯、吴叔叔他们喝酒的时候说的……」顾小虎感觉到好像闯了

    祸,但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错,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刚才你也说了……」

    悦涵拉着儿子的胳膊,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面这一家人简直毫无

    教养可言,当妈的蛮不讲理,当爸的更是龌龊下流。悦涵心里面又是气愤又是难

    堪,那张雪白娇艳的俏脸已然面红耳赤。修身款的连衣裙弹性良好的前襟之下,

    两鼓曲线优美的隆起正随着她不断加重的呼吸而起伏不定。

    之前在教室里了解情况的时候悦涵就被震惊到了,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一

    个十来岁的孩子怎么会讲得出那么不堪入耳的话来辱骂同学的母亲。这下终于弄

    明白了,今天这场闹剧竟然是由于一个如此不可理喻的起因……悦涵感觉到现在

    几乎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自己这身裙装,特别是那个年轻的男实习教师,

    更是明目张胆的盯着她裙下那双穿着深灰色裤袜的腿看。

    女生对于周围的目光总是非常敏感的,悦涵被盯得窘迫极了,脸上烧得火热,

    浑身上下都很不自在,不由得微微挪动脚步,后退了小半步,仿佛是下意识的想

    要以旁边的茶几挡住自己的小腿似的。

    眼瞅着面前这个容貌和气质都出众绝伦的女人被当众羞辱得臊红了脸,胖女

    人那张肥脸上挂满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明知理亏却也毫不气短:「小孩子不懂事,

    胡说八道两句又怎么了?说两句又不会掉块皮少块肉,你们就能随便打人了?看

    看,把我儿子脸都打出血了!」

    吴老师知道胖女人是个难缠的主儿,眼看下课时间快要到了,她不想被其他

    班的老师回来看热闹,出来

    打圆场:「今天这个事情,其实双方都有责任……」一看胖女人又要开口,她赶

    紧补充道:「但是,孟祥龙的妈妈,毕竟是你家孩子打伤了人,你看……」

    「赔钱!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先拿一千块钱出来让我们上医院做检查,要不

    然今天这事儿没完!」

    悦涵当然知道胖女人摆明了是在讹人,但她实在不愿再跟这家人纠缠下去。

    她皱紧眉头盯着胖女人看了一眼,默默的从包包里拿出钱夹,抽出一沓百元钞票

    不重不轻的拍在了茶几上。

    胖女人立刻把钱抓了起来,捏在手中数了一遍又一遍。

    吴老师松了口气:「好了。孟祥龙,顾小虎,你们俩过来,互相道个歉,就

    算握手言和了。」

    胖女人把钱揣进大衣里面的口袋,机关枪总算暂时休了战,胖手在儿子后背

    上一推:「去,你们老师叫你过去。看那野孩子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你了!」

    悦涵心里面对顾大朋这一家纵有再大的反感,班主任的面子还是必须得给的。

    何况两家孩子在同一个班里上学,悦涵也不想彻底闹翻脸。她轻轻拍了拍儿子的

    肩膀:「过去跟同学道个歉,以后不可以再打架了。」

    孟祥龙还是很不服气,抬头对妈妈说道:「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明明是他

    先骂人的,他还骂你是……」

    「快去!」悦涵打断了儿子的话,声音都变得严厉起来。

    孟祥龙从来也没有见过妈妈如此生气的样子,他呆了一呆,撇起嘴角不说话

    了,低着头走到了吴老师身边。

    「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孩子面对面站着,表情和声音里都充满了不情愿。

    「诶,这样才对嘛。」吴萍拍着两人的肩膀:「以后你们还是好同学、好朋

    友,不许骂人,也不许打架,听见没有?」

    悦涵走到儿子身旁,对吴萍说道:「吴老师,真是很不好意思,今天给您也

    添了不少麻烦。孩子下午还得回去上课,我公司那边也要开会,改天再抽个时间

    专门给您赔不是。」

    悦涵素来有着温柔善良的秉性和知书达理的涵养,遇上今天这样的人和事,

    她都尽力克制到了现在。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悦涵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你先别急着走啊!」胖女人又叫了起来:「我跟你说,这事儿还没算完呢!

    你把电话号码留下,我们家小虎万一检查出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还得负责到底!」

    悦涵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片:「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联系方式。」她将

    名片放在茶几上,又看了眼一直在埋头抽烟的顾大朋,冷冷的说道:「还有,我

    在银行工作,上班穿这身着装是职业需要,是对同事和客户的尊重。请你们思想

    健康一点,注意一下对孩子的影响!」说完,她领着儿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

    了教研室。

    「呸,假正经的狐狸精,教训谁呢?!」悦涵一走,胖女人更加口无遮拦:

    「大冬天穿个裙子露个腿,哼,还职业需要,做鸡的职业吧!我们家小虎说的一

    点没错,那贱女人可不就是个骚货!」

    「行了行了,人都走了你还没完没了!」顾大朋狠狠的按灭了烟头。他刚才

    被儿子「出卖」,在众人面前弄得灰头土脸,听见老婆又提起来这茬,终于忍不

    住吼了一句。

    胖女人一转头,两个眼珠子瞪得滴溜圆:「你还有脸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问你,小虎怎么会听见你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的?你是不是跟老张、老吴他们

    几个老混蛋去桑拿房叫鸡了?」

    「两位家长,你们先别在这儿吵架。」吴萍巴不得赶紧把这一家子瘟神送走:

    「当务之急是赶紧带顾小虎去医院检查一下。」

    胖女人拉了拉身上的大衣,又给儿子戴上帽子和围巾,对老公丢下一句话:

    「走!别跟这儿丢人现眼!」说完领着顾小虎出了门。

    顾大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顺手拿起桌子上悦涵留下的名片,跟了出去。

    悦涵和孟祥龙一前一后的走在教学楼的楼道里,还有两分钟才下课,楼道里

    空荡荡的,只回响着两人的脚步声。

    孟祥龙忽然拽了拽妈妈的外套,小声说道:「妈妈,你别生我气了好不……」

    悦涵也停下了脚步,她转回身来,扶着儿子的双肩,弯下腰说道:「龙龙,

    妈妈没有生你的气。」

    「妈妈,凭什么?」孟祥龙委屈的撇着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明明就

    是他们不对,凭什么还让我们给他们道歉?凭什么还让我们给他们赔钱?」

    悦涵看着儿子难过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俯身在儿子的脑门上轻轻的亲了

    一口,柔声安慰道:「好孩子,妈妈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维护妈妈的名誉,

    妈妈真的很感谢你。」她拉起儿子的手,轻轻抚慰着他的手背:「那个同学讲脏

    话当然不对,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就给老师说,或者回家以后给妈妈说。

    但是不可以再动手打人了,跟同学打架也是不对的,记住了吗?」

    孟祥龙盯着妈妈那温柔可亲的面容,用力点了点头。